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法律

沈陽一電動車追尾驢車騎車人骨折誰擔責

时间:2019-06-07 09:22:20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  沈阳一电动车追尾驴车 骑车人骨折谁担责

  >>>

  -->

  电动车骑车人家属和驴车车主商议如何赔偿■华商晨报华商响石立飞摄

  事发路段无路灯交警称驴车和电动车不属于机动车,有关认定还需调查

  96128:3月29日22时50分许,市民宋先生反映,皇姑区梅江街三环桥下,一骑电动车男子撞到一辆驴车上,男子腿部受伤,被送医院治疗。

  本报华商响赵威核实报道:“赶着驴车随便上路,俺老公没遇到驴车,腿也不能折……”

  “我赶着驴正常行驶,招谁惹谁了,他追尾撞车,把驴都吓着了……”

  3月29日深夜,沈阳市皇姑区梅江街三环桥下发生一起车祸,一名骑电动自行车男子追尾撞上驴车,男子左腿骨折,车祸发生后,受伤男子家属与驴车主人发生争执。

  电动车撞上驴车

  毛驴受惊狂跑30米

  事发路段没有路灯,赶到现场时,两辆警车打着车灯停在路边,两名交警正在处理现场。

  一辆拉泔水的驴车停靠在路边,在驴车车身后10多米远,一辆电动自行车前脸扭曲变形,零件碎落一地,清障车将电动自行车固定好,正准备将其运走。

  据现场知情人士透露,事发时间约在22时10分许,当时一名年轻男子骑着电动自行车由南向北行驶,行至三环桥下时追尾撞上一辆拉泔水的驴车。

  “我赶着驴在桥下正常行驶,突然听到‘咣’的一声响,车子向前冲了一下,毛驴吓坏了,发疯似的拉车向前跑。”驴车主人黄先生说,毛驴拉着车向前跑了30多米。

  黄先生称,他将驴车停靠在路边,等毛驴平静后,他的手脚已经吓软了。走到车身后,隐约看到一辆电动自行车倒在地上,一名年轻男子腿部受伤,坐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  据知情人士介绍,事发后,受伤男子被闻讯赶到的家人送往医院治疗,在认定上,受伤男子妻子与驴车主人发生了争执,受伤男子家属随后报警。

  受伤男子的妻子表示,驴车进入市区拉泔水属于违章上路,车祸应由驴车承担。

  驴车主人黄先生认为,他驾驴车正常行驶,电动自行车忽视望,追尾撞上了驴车,况且电动自行车没有牌照,因此他不应该承担。

  男子左腿骨折

  酒精测试未见异常

  车祸发生后,腿部受伤的男子王先生被送往武警辽宁省总队医院接受治疗。

  王先生妻子称,丈夫的左腿多处骨折,到达医院后被送进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,外人无法进入,无生命危险。

  另据王先生的一位亲属介绍,伤者在皇姑区一家饭店打工,当晚下班后,骑着电动自行车往家赶,回家途中发生了车祸。

  王先生的亲属透露,在医院,交警现场为王先生和驴车主人黄老汉做了酒精测试,未发现两人有饮酒情况。

  交警部门工作人员表示,驴车和电动自行车均不属于机动车范畴,由于平时很少处理类似的车祸,情况比较复杂,有关车祸中的认定,还需做进一步的调查。

  双方均有过错情形下,电动车如超速应承担主要

  辽宁安行律师事务所律师杨继新表示,这起车祸中,如果未上牌照的电动自行车和驴车均在三环绕城公路内行驶,双方上路行驶的行为属于违规。从民事侵权角度分析,双方均有过错情形下,事发地段没有路灯,驴车如果正常行驶,后面的电动自行车如果超速行驶,导致无法控制发生追尾,在此情况下,电动自行车一方应承担主要,驴车则承担过错。

  如果交警部门终认定这起车祸为交通事故,而且在事故中认定受伤男子非主要,则可以构成工伤,如果构成工伤,伤者可向用人单位主张工伤待遇,用人单位如拒赔,受伤男子可通过劳动争议仲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
经常痛经怎么办
月经后期吃什么排污
经量少痛经怎么调理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