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苗木大区苦尝落败滋味 800种树汉抵不过5个“师”_0

2018-09-14 18:08:34

湖北日报讯 记者 彭磊

苗木大区苦尝落败滋味

“上百万的单子,飞了。”襄阳市谷城小坦山村村支书孙运举陷入沉思。

去年,一则招标信息在全村800位农民间炸开了花:石家庄城市园林建设需要上百万元苗木。

小坦山村,三山环抱、面朝汉江,一年四季分明,南北树种均能在此适应,2000多亩林区让这里堪称鄂西北花卉苗木村。

可当孙远举代表村里参与竞标时,却吃了闭门羹——对方直接告知他们没资格参与。

少了5种人

是什么让热门的小坦村被踢出局?孙远举摇摇头说:“是缺了5种人。”

上世纪80年代,这处山村就开始做起苗木生意,30多年间,苗木产业已发展到2000余亩面积,800名从业者,年产值近3000万元。

孙远举说,近年来,全国各地大搞园林绿化,林木产业迎来春天。如今,包括城市主政者和市民对城市品质要求越来越高,对林木种类、造型等早已不再满足于过去的“大路货”。“我们不缺种树的,但怎么把树种得更美,将园林景观融入城市环境,很多人都不懂。”

反省一次次的市场失败,孙远举将原因归结于缺了5个关键性人才——园艺师、经济师、工程师、造价师和设计师。

他表示,很多城市、企业抛出大订单,首先看的就是看有没这5种人,这已成为打开外地市场的准门槛。

如今,小坦村的花卉苗木,更多只能销往周边县市。

两大问题难留人才

小坦村一直尝试着引进人才,但结果并不乐观。“村里过去进城聘请人才,但留不住。”孙远举说,一般的园林人才要求的月工资要5000元,靠村委会那点经费根本养不起。

长久以来“一家一户”式经营小坦的农民来说,他们每年能赚上十万元,也不会想着出钱请外人。

合伙成立公司,注册费要上百万元,这些钱也凑集不易。

孙远举坦言,产业规模不大不小,无法吸引人才;“家庭式”的单一经营体制,在现代企业化、专业化的同行中,缺乏竞争力。

他山之石:化零为整

在全国花卉苗木产业中,不乏成功者。

浙江有萧山花木城,广东有佛山陈村花木世界,安徽有中部花木城……这些地方建立区域性苗木交易市场,整合辖区苗木资源,形成区域,甚至全国范围的话语权和影响力。

培育、扶持一批规模化、产业化企业。如云南的兰花,当地培养一批规模化、产业化养兰大户,成为产业化经营的领军人。

弓片 复合

新城区酒店式公寓新楼盘

利雅路燃油燃气燃烧机图片
五星国墅园1-60㎡户型图-惠州
郑州呼叫中心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