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育儿

暗伤

时间:2019-09-14 08:29:16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可她似乎已遗忘了她。秋日的暖阳静静地倾泻在安心的身上,带着无影的时光。她慵懒地倚靠在椅子上,目光投向不知名的远方,安宁,祥和…… 爱过,恨过,活着。
昨天,今天,明天。
——题记

1.非处方之一:暖气片

2004年的冬天是一个暖冬,在冬天还将至未至的时候,气候专家就公布出了这样权威的信息,这对居住在北方的人来说,真是夫复何求啊!信息一出来,很快就打消了人们的忧虑,给人以无穷的欣喜与鼓舞,就像歌儿唱的那样:“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,熊熊火焰温暖了我心窝……”熟人或朋友间见面,大多都要说说暖冬的事情,像是给彼此一些温暖,又像是相互道喜一样。暖冬嘛。那么是个什么概念呢,大概就跟春秋天一样温暖吧,想起来就让人身心舒畅呵。
在阵冬风莅临风城的时候,安心就急不可耐地从衣柜里翻出了那件长款的红色羽绒服,毛茸茸的白围脖,棉手套,长靴子,蚕子作茧似的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,生怕一不小心,淘气的风儿就会偷偷溜来,破门而入,对她进行狂哄乱炸。跟一般人相比,安心更害怕冬天,甚至是惧怕。一到冬天,安心的体温就会猛地一下降低好几度,手脚总是冰凉凉的,尤其是夜晚,虽然1000瓦的电热器一直开着,可安心还是感到冷,尤其是脚那头,那里总似贮着一汪刺骨的水,安心不敢把双脚伸过去,只得把自己狠狠地蜷成一团,像熊猫进入了冬眠期,说什么也不打开身体,直捱到天亮,下半身仍是凉的,尤其是那两只脚,好像刚从冰窟里捞出来,血液都似凝固不动了。倘若有天歌的夜晚,情形就大大的不一样了。天歌总是先上床把被窝铺好,掖好被子边沿,弄的暖暖和和的,安心才上床。一上床,安心就格格格地笑,立即摇身变成小兔子,深深吸着天歌那亲切好闻的气息,使劲朝他怀里钻,好像恨不得要钻进他的身体里藏起来。天歌一边呵呵地笑着,一边把安心的小手捧在自己的手掌里暖着,双腿剪子似的,轻轻地一拨拉,就把安心的下肢紧紧地夹在了两腿之间。同时嘴也不闲着,带着无限温暖,亲吻安心的眼,耳垂,脸蛋,双唇,顺流而下……被爱包围的安心一边热切地回应着天歌,一边一声声柔弱无骨地低唤着“哥!哥……”瞬息就把整个床感染的起伏不平,热烈地波动了起来,一波未平,一浪又起……

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,安心不停地往身上加衣服,尽管如此,安心还是感到冷,不肯离开办公室半步,即使是到楼下的收发室去取信件,她也是来去匆匆的。只要一到编辑部,安心就把椅子倚靠在暖气片旁,把稿子或者校样捧在手里开始工作,一坐就是半天。好在安心的办公桌就在暖气片旁,也好在大多数的时候,这间办公室就她一个人,更主要的是,社里的兆主编很少过来,即使来看见了他也不会说什么,兆主编是个比较随和的人,对于干了编辑部大部分工作的安心,他是放心和满意的。同时,他也很明智地适当下放了一些“权利”给安心,比如让安心看二审稿,定标题,签复样呀等等。还有就是今年春天,安心向他给幽默Party介绍文编时,他很爽快地答应了。(兆主编除了担当着传奇故事杂志的主编之外,自己还单独在外面创办了一本叫幽默Party的杂志,是用音像号出版的,打擦边球,虽像暗娼上不了台面,但收益还是不错的,实际上,有多少读者会去追究一本书是否有正规书号呢,只要合口味就好了。)而且,当他见小羊提的稿子不多时,他就把专门干编务的小马辞退了,让小羊兼着,一下就给她加了两百块的工资,不仅如此,前不久,幽默Party的美编小朱去他面前指出了一通小羊工作上的缺点,明显是让他辞掉小羊,结果是小朱被辞掉了。他之所以这样做,明摆着是给安心面子嘛,毕竟小羊是安心推荐的。
安心来传奇故事杂志社已有两年时间了,无论是她的外貌,为人处世,还是工作能力,都是让大家比较轻松的。安心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,闲雅的气质中透出淡定自若,也不多言多语,说话细声细气的,虽说已为人妇了,却还单纯的像个孩子。其实这也不足为怪,安心的先生天歌是个作家,耳濡目染的,连安心也偶尔有小文章见诸于报端。大家这样认为也不过分,安心真是跟了天歌之后才开始业余写作的,好在安心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悟性,在天歌的悉心教导下,慢慢地找到了一点写作的感觉。也是因为如此,安心才有了今天坐在编辑部工作的白领生活,否则,安心现在可能还在某家酒店端盘子或是干其他下力的活。如今连大学生使尽浑身解数都难以找到一份象样的工作,更何况手上只握有高中毕业证的安心呢?
对于天歌来说,安心是满含感激的,不仅仅是爱,在她的世界里,他就是她的天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上帝,是她一个人的上帝,她必须用尽她卑微的一生的全部力量与爱来拥护他,爱戴他……所以就不用说他的一切要求了。当他把那个红本本递给她,他们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住在一起时,天歌提出了分居的请求,她虽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,但还是装出很乐意地应允了。为了不影响他写作,他们依然分室而居,还像从前一样拥有各自的居所,一个在城东,一个在城北,一周见一次面,不过现在不同的是,他们现在不再遮遮掩掩,而且,周末是属于他俩的,有时在他的房子,有时又在她的房子,他们快乐地做饭,欢笑,尽情地接吻,做爱,从卫生间到客厅,从客厅到卧室,再从卧室到厨房……地板,沙发,马桶……无一不留下他们爱的痕迹和欢乐……
多数情况下,礼拜五一下班,安心就背着小坤包,急匆匆地去挤开往城北的9路公交车,快乐地向天歌的住所——他们的爱剿奔去。一般情况下,天歌都在家等着她。天歌是省文学院的签约作家,一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写文章,有时在文学院,有时在家,不过到了礼拜五,他就呆在家里了,兴冲冲地盼着安心早点到来。安心下车的件事情是冲进附近的那家鲜香蔬菜超市,狠淘一把,在排队付款时,她的心已有些微微的兴奋了。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,书上的有关专家说恋人之间的热情一般多能维持到18个月左右,可她和天哥从1998年6月到现在,已经有6个年头了啊,彼此依然是那么深深地吸引对方,以至于两人一见面,总是要亲热一翻,安心才会去做晚饭。等到饭后两人手牵手的散步回来,在沙发上看电视时,往往又情不自禁地亲热起来。这中间,当然少不了小两口的打情骂俏。安心和天歌之间的恩爱,令左邻右舍、亲朋好友们眼热的很,常把他们作为爱情婚姻的优良版本,作为与他人谈话的一个素材库,且常谈常新。

又是礼拜五了。墙上电子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6点。窗外已模糊不清了。安心深深地窝在皮质办公椅里,一动不动。下午 点多的时候,天歌发来手机短信说,他这个周末有事忙不过来,两人不能一起过周末了,等他忙完了就跟她联系。当安心把短信一读完,她立即就把它删了,一刻也不想多留。从那一刻起,安心就再也没有继续手头的工作了。她突然觉得浑身冷得不行,赶紧跑到暖气片旁去找热气。
角落里暖气片仍然炙热着。安心半倚着暖气片,双腿死死抵在暖气片上。可一时半会,安心仍难以安静下来,她瑟瑟战栗着,只感到寒气一片连着一片从脚心升起来,双腿一阵一阵地发软,酸痛,仿佛支撑不了身体的重心,只要稍一疏忽可能整个儿就会瘫软下去。安心只觉得她的身体像一只口袋样已被注满了水,四野汹涌着波涛,白茫茫一片,她已找不到一毫干的地方,就好像她的心脏里有一个水源,不,就是她的心,她的心就是一口无底的泉眼,正汩汩地往外流淌着冰冷的水,它们一路所向,翻山越岭,攻破身躯的墙体,冲开城门,流向四周,漫向空气。很快,周围也异常寒冷起来,层层升腾的寒气复又把她的躯体严丝合缝地包裹了起来……
这个冬天,安心感到奇异地冷。她觉得气候专家欺骗了她。她是那么的善良可欺,谁不能欺骗她呢?她甚至觉得,连天歌都在欺骗她呢!
可不是吗,有什么事情,重要得连她都不让见了呢?!一想到那短信,安心就感到心的钝痛更厉害了。
其实,安心以往也收到过类似的短信,她觉得再正常不过了。但是现在,似乎一切都变了。天歌正偷偷地离她而去,而表面上却装出一副越来越离不开的样子。以往的冬天,天歌几乎是夜夜搂着安心入睡。因为安心怕冷的缘故,一入冬,天歌就特赦安心每天晚上去他那里,他要给她温暖,温暖万岁,天歌万岁,每当安心钻进天歌的怀里,她都要笑嘻嘻把这句话喊一遍,跟那个年代喊口号似的。可是这个冬天,安心仍与其他温暖的季节一样,一般一个周末才能去天歌那里一次。对此,安心还是勉强能够理解的。可是近一段时间,这种“每周一歌”的秩序也被打破了。见天歌变的跟见领导人物一样越来越艰难了……
就在上个周末,安心在洗天歌的秋衣时,意外地发现了一根特别的头发。说特别,是那根头发与安心的头发有了很大的出入,那根头发约有25厘米长,比安心的短了一半有余,被染成黄色,弯弯曲曲,发质很差,大约是经常做头发的缘故。而安心的头发就不一样了,长而直,黑中泛亮,披在肩上很打眼。当安心逮住这根头发时,手禁不住战抖了一下,心也跟着猛地撕扯了一下。后来,安心还是没忍住跟天歌开玩笑,笑外面有野花儿在偷偷地为他开放了。天歌当时就把脸吊了下来,说他没想到她竟跟别的女人一样庸俗无聊。那晚,两人破天荒地没有 ,说话也客客气气的,一下就把距离拉开了。
事后,安心很真诚地在电话里给天歌道歉,天歌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,安心,以后别这样了,没意思。
安心本想这个周末好好地表达一下她的歉意,可天歌把她的这个念想掐断了。安心就再也平静不了了。那根卷曲的黄头发再次向她发起了进攻,好像不把安心杀死,决不罢休……
在这个冬日的傍晚,安心终于在寂静的办公室里大哭了起来……
后来,安心忍不住拨通了姐姐安希宁的电话……

[补充:2004年的冬天,一个叫安心的24岁少妇患了一种奇怪的病,不过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——身体作冷——别人也有这种现象,只不过发生在安心身体上的频率要高得多,平均至少一天一次。在身体作冷的同时,还伴随四肢无力,肌肉酸痛,心跳减弱,呼吸困难等症状。且还不依不饶地成了顽疾。安心后来寻到了一种疗法:煨暖气片。安心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方子。但后来,随着病情的加重,这非处方也渐渐地失去了疗效,作用越来越微弱了。]

2.时尚物件:有色眼镜与丝巾

中央电视台的这期“实话实说”栏目有点为女人撑腰的意思,主持人和晶正在和一些嘉宾讨论家庭暴力的话题。希宁正跟她们一起激动呢,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叫了起来。也许是丈夫金名不在的缘故,希宁看的特别的投入,感慨万千。金名今晚有饭局,希宁便有了难得的清闲,对她来说,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被窝里看电视其实也是一种幸福。
希宁把话筒提起,连续喂了几声都没动静,正要挂电话呢,电话那端兀地有了喘气声。“姐,我……”那端传来的声音分明带着压抑的哭腔。
“安心呀,你咋了?你在哪儿?”
“办、公、室……”
“这晚了咋还不回家?加班吗?快回去,要不天歌该担心你了。”
不提天歌还好,安心一听到天歌的名字,极度压抑的悲伤哗啦一下崩溃了,猝然号啕大哭了起来,把希宁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“天、歌……天歌他不爱我了……”
“安心你别天天没事干自己在那胡思乱想,天歌待你那么好,可是明摆着的,谁不眼热你?”
“是真的,他有别的女人了,他背叛了我们的感情……”
“啥别的女人!你别在那里捕风捉影的!天歌多好啊,你知足吧!说实话吧,我倒巴心不得金名在外面有别的女人,这样他就不会一天到晚把我死死扭住不放!我早就恨死了!”
“姐,你是体会不到这种痛的……”
“啥痛不痛的!天歌动过你一手指头吗!金名动不动把我打的皮开肉绽,那才叫痛,不,我已经不晓得啥是痛了……安心,听姐的没错,快回去吧,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就不要胡乱猜测。退一万步想,即使男人在外面打点小野食,也是可以理解的,只要他不离开这个家,还真心爱着你,对你不打不骂,就该知足了。”
……
挂上电话,央视的实话实说已经结束了,正在播广告。希宁窝在被子里,目光直直地盯着电视画面,思绪却游荡开来。想想安心,又想想刚才电视里那个家庭暴力的受害者,再想想自己,希宁的眼眶里就有了泪水。希宁甚至觉得那个农村女人比自己幸福多了,她毕竟还有倾诉的地方,而且她也敢站出来说,而她呢,就差远了,连说的勇气都没有,是根本就不敢说啊,怎么去面对妇联的同事们和那些来求助她的女人们,何况自己好歹也是个知识女性,而丈夫呢,更是要顾及颜面的,堂堂的一个大学教授呵!
希宁有时觉得自己其实挺虚伪的,自己每天都在为那些受害的女人们出谋划策,教导她们要拿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。可谁知道,她自己其实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家庭暴力受害者,却要努力地去遮着捂着掩着藏着。看看吧,她已是老娘们一个,却一年四季都把自己打扮的时尚无比,太阳镜,丝巾,围脖……引得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。谁知道,眼镜是用来遮挡眼睛的泪痕和红肿的,丝巾围脖是用来掩藏伤痕的,每当希宁和金名发生战争时,金名的手就立即成了老虎钳,一把锁住希宁的脖子,锁的青一道紫一道的。希宁惧怕的就是锁脖子了,金名已把它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共 24451 字 5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爱情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,每一粒再细小的沙子,都可能恶化成爱人心中永远不愈的暗伤。天歌和安心,从无限恩爱到相互自觉不知觉地把对方往逼仄的胡同里赶,堵,捂……没了尽头。以至于后来一向温柔贤淑,淡定自若的安心,变得不近人情,歇斯底里,对一切的人与事都持彻底怀疑、否定的态度,好像人人都是戴着仁慈面具的骗子,都是一座不可知的陷阱。小说文笔唯美忧伤,故事曲折婉转,揪人心扉。细细品读,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撼。推荐阅读,期待更多的佳作。【编辑:上官竹】【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42219】
1 楼 文友: 2011-04-22 15:29:11 上官老师辛苦了!很喜欢上官老师的点评,感谢! 喜写字的安静女子,主攻小说散文等,已出版小说集《青春是一条河》.长篇小说《谁在尘世温暖你》
2 楼 文友: 2011-04-22 15: 1:58 身体隐疾有医生修复调治;精神暗伤呢?当爱情成为心底的暗伤,当幸福成为遥远的奢望,当快乐被时间遗忘,谁能将之挽救?再来细品,问好作者!:) 联系QQ:1071086492便利妥纸尿裤价格是多少
尿失禁用什么纸尿裤
偏瘫后手能恢复吗
小孩子流鼻血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