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美食

江南朱砂泪小说江山文学网

时间:2019-07-13 06:10:41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幻颜累,无语对,云月含愁,春雨相思醉。谁语呢喃风凝翠,冷镜残妆,恨锁潇湘泪!  杏花催,梨蕊飞,酽酒新焙,剑隐人无悔,烟柳依依心憔悴,几世情缘,误作烟花碎!——苏幕遮    朱 砂 泪—— 一 世情缘1      那一日,和煦的春风里,我独立枝头,悄然盛放, 只因了那一只法力无边的手,在它的主人微笑的瞬间,我不再只是一朵含笑等待凋零的花。那一夜,如水的月光下,我有了自由自在的灵魂与妩媚少女的身姿,竹叶为剑,迎风起舞,娉婷婀娜。   第二日,我化身人间的少女,带上花神赐给我的挽月剑,离开了梵音园,去历经我不曾经历的人间世。  风和日暖,快马轻裘,我直奔红尘俗世。静寂的山道上,你缓辔而来,鲜衣怒马,风采翩然。擦肩而过的一瞬,我看见了你黑亮的眸子,静如深潭,淡淡的笑意里,却有着一种历尽沧桑般的沉寂与落寞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心间,竟然有一丝疼轻轻地颤动,为你,这个仅仅只是擦肩而过的男子。  三天后,我到了近的一处小镇。三天来,因着只靠山上的果子与山泉充饥解渴,我饥肠辘辘。随着人流走进一间简陋的客栈,一碗热气腾腾的清汤面总算缓解了我的困境,随之而来的尴尬处境却更是令人无地自容:我突然想起了吃东西要给银子,而我,身无分文。极度的局促不安中,我四下张望,却无意间发现,临窗的一张桌子边,你云淡风轻地看着我,微微的笑意,令人安心。径直地向你走过去,在你惊异的眼神里,安静地坐下,安静地看着你,淡然地微笑,似乎,我和你,早已相识了许久:“我吃了面,没钱付账。”   “我若替你付账,你就得跟我走,你愿意?” 你看着我,似笑非笑。   “我没银子,也不知道该去哪儿,跟着你也没什么不好!” 我展颜笑了。   “那你坐下,等我吃完,咱们一起走。” 你浅淡地笑,慢慢地吃,不时抬头看我一眼。  那一日,我成为了你的贴身侍女,却并不用伺候你,依然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。因为我的到来,锦绣山庄的人手随之增加,不再只有管家宁宇和看门人张全。大家都叫我小姐,并不称呼我的名字。  我本名朱颜,你说太俗,你为我更名:朱砂。  我不解,你淡淡说道:“你眉间有一颗朱砂痣。”   “朱砂、朱砂。”我不满地撅着嘴,觉着你太随意,却也说不上这名字哪里不好。  得知我什么也不会, 你又为我请了名师,教我琴棋书画。见我总是趁你外出时时躲懒,不时不服师傅的管束,离府外出游玩,你便日日督导,叮嘱下人未经你允准,不许放我外出。  我却总能想得出法子,穿上小厮的衣服,做男子打扮,骗过看门人偷偷溜出去,玩够了再溜回来,令你无可奈何。  一年以后,直到你见我喜爱舞剑,特意请了师傅教我剑法,我才开始不再偷偷外出,日日勤加练习,风雨无阻。  三年过去了,我的琴棋书画差强人意,剑法却精进不少,甚至可以与你过上百余招了。我欣喜不已,你却极为不满,大加斥责,说是凭我的资质,若是不那么贪玩,必定能够与你过上三五百招;随后,你将我禁足,自己却外出云游四海去了。  见不到你的日子,府中实在无趣,府外的世界也不再能吸引我,我只好收起玩闹的心思,开始跟着各位师傅规规矩矩地学习。一年过去了,你没有回来。两年过去了,你依然没有回来。师傅们和下人们相继陆续离开,因为我没有了足够的银子付给他们。偌大的府邸,除了管家、看门人和几个不愿离开的下人,渐渐地变得冷冷清清。  晨起时,我常常站在门外的竹林边,望着远方的官道,盼着你能早日回来,让府中重新焕发生机。  一日,我依旧站在门外,望着远方的天空发呆。 远远的官道上,忽然尘土飞扬,依稀看得出旌旗招展。回府骑上马,我快马扬鞭去迎你。 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一次,那一天我一定不会去迎你。   “云,云!你终于回来了!”看见你,我欣喜若狂,忘乎所以。  我分明看见,看见我的瞬间,你淡淡的眸子亮了,眼神里压抑不住地惊喜。   “傻丫头,大呼小叫的,不知礼数!”你虽是呵斥着我,却并无素日恼怒的表情:“这是我的义弟枫,对我有救命之恩,快来见礼!”侧过脸对那男子说道:“这是我义妹,朱砂。”  我明明是你的侍女,怎地又成了义妹了?我看着你,大惑不解。  你避开我的眼光,含笑看着枫。  枫随和地笑着和我打招呼:“好可爱的小妹子,率真洒脱,云兄就不要太拘束着她了!”随手从贴身荷包中摸出一枚羊脂玉佩,递到我手里:“枫也不知道会遇见朱砂妹子,没准备什么,这个小玩意,给妹子赏玩。 ”  我看着你,你微笑着示意我接下,眼神里却显出淡淡的隐忧。  我有些不解,接过玉佩,随手放进荷包。   到了岔路口,枫一拱手:“云兄,小妹子,我还有要事在身,就此告辞,日后若有闲暇,一定登门拜访。”  我和你一起拱手,与枫道别,枫绝尘而去。  并肩缓辔,语笑嫣然,我和你一起回到府中。见过管家,你一番交代之后,管家告退下去。  看着府中的萧条,你并不吃惊,只是抚着我的头发,低低地说:“朱砂,你受苦了!”  我笑望着你:“云再不回来,朱砂可真要沿街乞讨去了!”转而狐疑地问道:“只是,云你本是朱砂的主人,又为什么要对枫大哥说我是你妹子呢?”   “我从没真的把你当下人看待,又怎么能让外人看轻你呢!”你握着我的手,笑容前所未有的温暖:“管家托人给我带去书信,说你出去走了两趟镖。你这个傻丫头,为什么不动用我留给你的百宝箱呢?”。   “云送的,朱砂舍不得,”我笑盈盈地看着你,转念问道:“你既有书信回来,我走镖回来后,管家为什么不告诉我,害得我日日在门外等你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”  “真是傻丫头,先当了救急,我再给你赎回来不就是了!大概是管家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回来,所以没告诉你吧。”你心疼地拉过我的手:“看,手都粗成这样子了!都是我不好,回来得太晚了!”  “没事了,能够撑到你回来,朱砂已经很开心了!”我依然开心地笑着。   “云离开的时候,分明对朱砂说过一年后回来,却为什么去了这么久?出什么事啦?”我仰起脸问你。   “办事途中出了事,遇见一帮扎手的主,我一时大意,中了阴招;其他的兄弟们全死了。我身受重伤;若非遇见枫拔刀相助,我就回不来了。养伤期间,我怕你担心,托人带回口信,你走镖去了,不知道。” 你微微笑了,眼神中一扫往昔的落寞忧郁。  “你受伤了,给我看看 !你伤哪儿了?全好了没有?”我大惊失色。  “没事了,全好啦!”你摇摇头:“要不怎能骑着马回来!”  “真的,没骗我?”我有些不信:“这么久才好,伤一定很重了,不行,你给我看看!”   你无可奈何,只好解开衣襟,两道伤疤交替自左胸一直延伸至右背,狰狞恐怖。   “还有呢?”我接着追问。   “没有啦,朱砂你心可真狠,我伤成这样子,你还嫌不够啊!”你夸张地捏着我的脸,做出一副心痛至极的样子,这是你从不曾有过的表情。  “那好吧,你歇着吧,朱砂不吵你了。”我心中疑云大起,却也不再问,转身出门,去找管家。  可是,出乎我意料的是,无论我怎么问,管家和你的口径惊人的一致,我费了半天功夫,也没得出要找的答案;却得到一个令我惊喜不已的消息:云你从此以后金盆洗手,退隐田园,不再涉足江湖是非恩怨。  我大喜,这本是我盼望已久的,以后我就天天都可以看见你了。这天大的好消息让我忘了心中的疑虑,只顾着高兴去了。  后来的日子,我整日里和你一起练剑。你对我一时苛责,一时宽容,一时冷漠,似乎要将一身所学,倾囊相授一般。  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那样子的你,也从不曾那样勤奋辛劳苦练。一年以后,我已经可以和你打成平手了;你却仍不满意,说是若要安然行走江湖,我的剑法一定要胜过你。  我不服气,我本不想涉足江湖;能够和你朝夕相处,就这样快快乐乐,一生一世,我何必涉足江湖!  抚着我的头发,你摇头,轻轻地叹息:“你怎么能跟我一生一世!”   “为什么不能?”我不解反问。  你依然摇头,笑而不语。   “我就要跟着你,一生一世都不离开。”我看着你:“除非云你赶我走。我知道,你不会的,你怎么舍得赶我走呢,是吧!”我自信满满的。  “那怎么行,你若不行走江湖,怎么替你爹娘报仇呢?我伤得太重,功力大减,往后更加不能再由着你的性子了。”你悲悯地看着我。   “你说什么?我怎么会有爹娘?我没有爹娘的。云你在编故事么?”我笑了。      朱砂泪——一世情缘2     “傻丫头,人人都有爹娘,你也有的。”你宠溺地刮着我的鼻子:“难不成朱砂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!哈哈哈!”你大笑出声,旋即收了笑意:“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么?”  “我当然知道,我从小就没有爹娘,花神就像我的娘亲一样照顾我。” 我脱口而出。  “花婶,她现在哪里?她既然肯放你出来,给你挽月,为什么没告诉你自己的身世?” 你吃惊地追问。  我有些糊涂了,似乎哪儿都不对。 也对,我与你,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难免误会!既然说不清楚,我索性闭了嘴,闷闷地看着你。  见我不说话,你不再追问,拉着我的手,带我回到我的卧房,挪开梳妆台,转动梳妆台后的雕花铜镜,一扇小门缓缓打开,门里赫然一个小木匣子,一把剑。你拿出木匣子,打开,里头是一张卷轴。你将卷轴打开,在卷轴的顶端沾上点儿水,润湿,用小刀轻轻划开,揭下一层,递给我,我接过细看,原来是一封血书,上面写着:朱砂吾儿,当你看到这封血书时,为父已与你母亲和兄长诸亲遇难而去。吾儿若有命长大成人,当为为父洗雪沉冤,为家族讨还血债。切记切记!父朱桓绝笔!  “这血书是当今圣上当年派铁卫营的高手潜入天牢取得,后又辗转多年才落入我手。圣上命我彻查此事已经多年了,我却始终毫无头绪。对不起,朱砂!”你抱歉地对我说。  我愣愣地看完血书,不说话。你拿过那把剑递给我,剑身上”弄月“二字清晰可见。  “这剑和你的挽月本是一对。”拥我入怀, 你接着说道:“我这次出去找回来的,物归原主。”  “可是,我并不是朱砂,我是朱颜,朱砂是你给我改的名字。”我不愿意变成你以为的那个女子。  你低头看着我 :“假的朱砂已经死了,她其实是朱颜;而你,才是真正的朱砂。你们是双生姐妹,你母亲怕两姐妹在一起养不大,朱颜她从出生后一直寄养在你外祖母家。你家里人一直叫你作朱颜也是因为你母亲思念朱颜。朱颜直到你家被查抄那日才被你外祖父送回,与你家人一起蒙难,因为你外祖母突然过世,无人能照顾她。我和你哥哥本是莫逆之交,同为皇上身边的铁卫,只是你哥哥在明,我在暗,我们一起同生死,共患难过。我之所以能认出你,是因为你出生的时候,我正好在你家里,看到你眉间的朱砂痣;你周岁的时候,我托人送给你挽月和弄月。你和花婶一起失踪之前,我还见过你,你背着挽月,在花婶怀里对着我甜甜地笑,要我抱你。我因为有公务在身,把随身的荷包送给了你玩儿。我没有想到的是,你家当天就被查抄,你父母家人被收监,不久满门抄斩,诛灭九族;而你就此失踪。那天我遇见你,看到你带着挽月,我就很奇怪。后来你跟着我回府,我无意间看到那个旧荷包,我确信你就是朱砂,才开始逼着你学琴棋书画。我曾经在你哥哥灵前发誓要找到你,照顾你,保护你一生一世。只是,我没有想到的是,这次出去,我竟然无意间得到了你父亲当年被人带出天牢的血书,见到了弄月。我初的想法也不得不因为你父亲的血书而改变,才会逼着你精研剑法,有朝一日可以为父母族人洗雪沉冤。朱砂,我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了。我不知道花婶为什么没有告诉你、你的身世,可是我确信你就是朱砂。”   “我不是朱砂,我也不知道你说的花婶是谁。那剑是下山时一个婆婆送给我的,那荷包就挂在剑上。”我不想瞒你,却也知道我若说自己是一朵花变成的女子,那婆婆是花神娘娘,你一定不会相信。  什么时候,我已经泪流满面,我不知道,也不明白为什么。  “朱砂,我知道你会一时难以接受现实,但是我不会逼着你做决定,也不会强迫你去做什么。你休息一会,冷静一下,我先出去了。”你替我擦去泪水,走了出去,顺手掩上门。  湖心亭里月色淡淡,风送幽香细细,想着你说的那些事,心中烦闷不已。只是随意地幻化出来的样子,竟然会惹出这样的结果,让我始料未及,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才好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倦意浓浓,我伏在湖心亭中的长椅上睡着了。   “朱颜!朱颜!”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人在叫我。  我睁开眼睛,看见远远的花丛中一个少女的身影:“你是谁?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 共 43551 字 10 页 首页1234...10下一页尾页

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护理方式都有那些
黑龙江男科的医院
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建筑造价 零售系统 成功案例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