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美食

红十字志愿者红会应实在做事让百姓打心里认

2018-12-03 15:12:13

红十字志愿者:红会应实在做事 让百姓打心里认可

“60后”于志泉和“80后”房剑锋、王涛都是红十字志愿者。他们仨对红十字会都有着特殊的感情。

老于曾是一名出租车司机,后因身患癌症离开了雷锋车队,但他并没有放下志愿服务工作,而是加入了北京市西城区“希望之光”红十字志愿者服务队;小房同样“闲不住”,现在在北京市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志愿者协会参与服务的他,已经累计志愿服务将近1600小时;小王是青海蓝天救援队队长,对救援工作无条件付出得不到家人的支持,但他仍然坚持,“因为我已经把它当成一种兴趣爱好,当成自己的事业去做”。

谈及对志愿者工作的期望,他们希望社会能给予红十字会“更多更公正的评价”,也给一直付出的志愿者们“不过分的尊重”。“我们其实一直在用良心做事”。

房剑锋还和分享了一句话:有些事情你不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艰辛,有些艰辛你不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快乐,有些快乐你不拥有过就不知道它的纯粹。

房剑锋

“我们是一群和生命邂逅的人,目的很单纯”

于志泉在与病魔抗争之时,得到了不少爱心人士的捐助,“这对于我走入红十字志愿者队伍有极大影响”。

于志泉

他告诉,成为红十字志愿者之后,自己感触很深。“红十字这个队伍,人道、博爱、奉献,所有工作都在按着这个原则去做。他们救助大病患儿,这是我亲眼所见,也是我亲身经历,亲自去做的事情”。

其所在的“希望之光”红十字志愿者服务队,成立于2010年12月,现有68名成员。成员有出租车司机、律师、医生、战士、媒体人等,组织运行经费过去主要由志愿者自己承担,现在得到了西城区红十字会的支持。

在西城区红十字会的帮助下,“希望之光”红十字志愿者服务队启动了“天使圆梦计划”,为大病患儿实现梦想。“大病孩子的梦想特别简单,到中央电视塔看一眼,就是一个梦。”于志泉举例道,他们曾经试图帮助一个白血病患儿去实现这个梦,但天气和孩子身体原因,终未能成行。“这孩子现在已经不在了。有些事情啊,不能提,一提啊,人就……”讲着讲着,于志泉哽咽不已。

类似的情况,房剑锋也遇到过。北京市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志愿者协会成立于2004年12月,目前有志愿者350多人,运行经费主要由志愿者承担。他们经常会组织看望一些患病儿童,志愿者们常常是自筹钱财,总是想着尽量节省开支,将钱用到更多孩子身上。除了金钱上的投入,志愿者们情感上的投入更让人感动。“我们这儿有个志愿者小赵,他曾经跟踪帮助过一个小孩儿,也是血液病患者,从一开始一直跟到,帮小孩儿募集捐款,后来还是没留住。当时就很难过,一直难过了很久。”房剑锋有些压抑地说。

资金不足是志愿者组织生存和发展面临的问题。王涛表示,青海蓝天救援队可以说是红十字蓝天救援队在青海的一个分支机构,但是从管理上来说,从资金、装备等都是独自发展的,只是用了一个共同的名称和信息共享平台。“比如以往地震、泥石流等救援经费,全都是自己掏腰包”。

“我们目的都很单纯,就是用一颗志愿的心去服务。红十字志愿者和其他志愿者还不太一样。红十字志愿者是与生命邂逅的人。我们必须具备一定的应急救护知识和技能。”房剑锋表示,“红十字会是一个传递正能量的团队。”

王涛

“‘郭美美’是蛀虫,亦是疙瘩”

“郭美美事件”几乎是每个红十字人心中难以解开的结。于志泉在谈到郭美美时就义愤填膺,“郭美美就是红十字会的蛀虫。”

“‘郭美美事件’闹得厉害的时候,我们出去做活动都不能穿带红十字的衣服,指指点点的人很多,真的很委屈。”房剑锋回忆说。

彼时,房剑锋还是“北京红十字志愿者”微博管理员,微博上多是对红十字会的谩骂声,还夹杂着不少不实言词。“我们抛家舍业,利用自己业余时间,甚至贴钱为他人做事儿,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,当时很难过。”于是,他开始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对络谣言进行回击。“我记得我和我的团队做辟谣这个事,做了三个多月。我们有两个志愿者的文章还被一些报社转载了”。

“我们在微博做宣传的时候,也会被问到与红十字会的关系,有时候也很委婉地去回避有些问题。毕竟这些是不利于民间组织发展的,我们的队伍才160多人。在这么大个地方,这种比例是严重不协调的。”王涛告诉,“郭美美事件”后,志愿者的积极性受到一定打击。“好在我们救援队做的事情是关乎每个人切身利益的,不会遭到太多抵制、质疑。毕竟是在救人找人,我们都是在做实事,不是在作秀”。

而于志泉则主要向身边人解释这个负面事件,“我说大妈阿姨,郭美美只是红十字会的一个蛀虫。你们家买那个瓜果梨桃买蔬菜不是也避免不了虫子?有虫子怎么办,把它剔除掉。”“我的家人和朋友也问,红十字会现在都这样了,你怎么还愿意做志愿者?我说这个问题不要问我,去问我的队员,这是的回答。”

不过,三人均坦言,不解开“郭美美事件”这个疙瘩,红十字会的公信力就没有了。

“实实在在做事,让百姓打心里认可”

于志泉给讲了一个故事:有一次,他去拜访一位大妈。无论怎么说,大妈都不愿意开门。之后他把红十字标志往门上的猫眼一亮,大妈就把门打开了。老人开门的原因简单而朴实,“红十字让人放心”。

于志泉认为,要将“郭美美事件”的污点彻底洗刷干净,需要红十字人用汗水,甚至是血液去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。“让百姓打心里认可你,比什么都强”。他希望红十字会能够洁身自好,在管理上更加细化,更加公开透明。

房剑锋则指出,在“郭美美事件”中,一些群众缺乏理性眼光,把对郭美美的不满迁怒到整个红十字会系统,导致社会舆论哗然,对志愿者工作产生很多不利影响,这也是公众需要反思的地方。

“‘郭美美事件’没发生的时候,大家觉得戴上红十字标志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。但现在,争议多了,大家顾虑也多了。但是我还是相信这个团队,因为它很专业,它奉行人道、博爱、奉献的精神,这是我们需要的东西。”房剑锋说。

王涛对说,“红十字是一种精神,它不只是一个机构的象征。”

据了解,像于志泉、房剑锋、王涛这样的中国红十字会一线志愿者,在中国内地目前已超过200万。李叶

原标题:红十字志愿者:红会应实在做事让百姓打心里认可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新

作者:

太阳能路灯
全自动烙馍机
幼儿园抗震检测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